位置:首页 > 全集剧情

如懿传分集剧情 第10集(100全集)

来源:如懿传电视剧  时间:2017-10-16 17:32  浏览:
如懿传分集剧情 第10集(100全集)

玫答应立刻跪倒在地上,眼波哀哀如夜色中滴落的冷露,哭诉道:“臣妾爱惜容貌,不敢破了面相惹皇上不高兴。得罪了贵妃是臣妾的不是,挨了打臣妾也该受着,但臣妾已经饮食清淡,按时用药了。可是脸却坏得越来越厉害,臣妾心里又慌又怕,不敢面见皇上,只得告诉了皇后娘娘。”
 
皇后担心道:“臣妾问过伺候玫答应的人,都说她这几日饮食十分注意,连喝水都特意用了能消肿化淤的薏仁水,也不忘拿煮熟的鸡蛋揉着,是够当心了。”
 
皇帝微一沉吟:“你说你用药了?是哪儿来的药?”
 
玫答应停了哭泣:“是太医院拿来的,说是贵妃打了臣妾,也愿意息事宁人,所以特意送了药来,略表歉意。”
 
皇帝目光微冷:“那药你带来了么?”
 
玫答应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小的圆钵,素心忙接了过去,打开一闻,道:“当日是奴婢去太医院领的药,是这个没错。”(百度一下后宫如懿传+雅文)
 
皇帝的眼神微有疑惑,皇后便道:“那日臣妾也在,为了后宫和睦,是臣妾劝贵妃送药给玫答应,也是臣妾让素心以贵妃的名义去取的药。”
 
皇帝眼中闪过一丝赞许的光彩:“皇后有心了,朕有你周全着,后宫才能安稳如斯。”
 
皇后安然一笑:“皇后的职责,不正是如此么?臣妾只是做好分内之事罢了。”
 
皇帝便不再言,只问道:“王钦,朕记得刚有太医来替朕请过平安脉,还在么?”
 
王钦恭声道:“是太医院的赵铭赵太医,此刻还在偏殿替皇上拟冬日进补的方子呢。”
 
皇帝微微一凝:“着他过来,看看这药有什么名堂。”
 
王钦立刻去请了赵太医进来,赵太医是个办事极利索的人,请过安一看玫答应脸上的红肿,再闻了闻药膏,沾了一点在手指上捻开了,忙跪下道:“这药是太医院的出处没错,只是被人加了些白花丹,消肿祛淤的好药就成了引发红肿蜕皮的下作药了。”(百度一下后宫如懿传+雅文)
 
皇后蹙眉道:“白花丹?怎么这样耳熟?”
 
赵太医恭谨道:“是。入了冬各宫里都领过白花丹的粉末,配上晒干的海风藤的叶子,是一味祛风湿通络止痛的好药。宫里湿气重,皇后娘娘的恩典,每个宫里都分了不少,做成了香包悬在身上。只有玫答应新近承宠,她的永和宫刚收拾出来,所以是没有的。”
 
如懿亦道:“是。臣妾的宫里上个月也领了不少。”
 
皇后连连道:“可不是!臣妾与娴妃身上都挂着这样的香包。”
 
皇帝避免目光与玫答应的脸相触,只道:“白花丹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 
赵太医道:“白花丹若与其他药配用,那是一味好药。但若单用,却是一种极霸道的药物,是有毒性的。只要皮肤与白花丹接触,只需一点点,便会红肿脱皮,继则溃破,滋水淋漓,形成溃疡。以后溃疡日久不愈,疮面肉色灰白或暗红,流溢灰黑或带绿色污水,臭秽不堪。疮口愈腐愈深,甚至外肉脱尽,可见胫骨。答应小主的病征,便是这药膏里被掺了白花丹。”
 
玫答应一听便哭了出来,指着素心道:“皇上,皇上,臣妾不知得罪了什么人,竟叫素心拿了这样的药来害臣妾!”她虽说的是素心,眼睛却瞪着皇后,恨声道,“臣妾自知出身微贱,要是有人容不得臣妾侍奉皇上身侧,臣妾宁可一头碰死在这里,也受不了这些下作的手段!”
 
皇后神色大变,立刻起身道:“皇上明鉴。药虽然是臣妾让素心去拿的,可若是臣妾做下的这等天理不容的事,臣妾还怎敢带玫答应来养心殿,一定百般阻挠才是啊。”
 
皇帝啜了一口茶,扶住皇后道:“皇后一向贤惠,朕是有数的。只是素心……”
 
素心慌得双膝一软,立刻跪倒在地:“皇上明鉴,皇后娘娘明鉴,那日是奴婢亲自取的药,亲自交到玫答应手里,可奴婢不敢往那药里掺和别的东西呀!”她忽地想起什么,撩起袖子道,“那日臣妾取药的时候在太医院被裁药的小剪子误伤了,当时太医们就指点着奴婢用这钵里的药取了一点涂上,说有止血的功效。奴婢当时用了,也没再溃烂哪。”
 
素心的手腕留着指甲大的一个红色的疤痕,显然是几天前伤的。她急急地辩道:“奴婢不敢撒谎,这事儿太医院好些太医见着的,都可以为奴婢作证。”(百度一下后宫如懿传+雅文)
 
赵太医便道:“皇上,皇后娘娘,那日微臣也在太医院,是有这个事。因这种药膏配制不易,那日只有这一瓶了,就从钵里取了一点给素心姑姑用了。”
 
皇后凝神一想:“当时用了没事,那素心,你一路上过去,有谁碰过这个药膏没有?”
 
素心斩钉截铁道:“绝没有了,奴婢赶着过去,到了永和宫只有娴妃娘娘陪着,奴婢给了药便走了。”
 
玫答应绞着帕子,恨得银牙暗咬:“是了。那日素心送了药,娴妃陪臣妾坐了会儿也走了。之后再没旁人来探视过臣妾了。”
 
皇帝的目光落在如懿的面庞上,带了一丝探询的意味:“娴妃,你待在那里做什么?”
 
殿内龙涎香幽暗的气味太浓,被暖气一熏,几乎让人透不过气来。如懿面色沉静如璧:“皇后娘娘让臣妾陪玫答应回永和宫,臣妾说了几句话就走了,并没有多留。”
 
皇后眼波似绵,绵里却藏了银针似的光芒:“那么其实除了娴妃,便没有别人再能碰到那瓶药膏了。永和宫里,也没轮到给这个。娴妃,你能告诉本宫,是怎么回事么?”
 
如懿跪在寸许长的“松鹤长春”织金厚毯上,只觉得冷汗一重重逼湿了罗衣。她从未这样想过,从那次掌掴开始,到她送玫答应回永和宫以及药膏送来,种种无意的事端,竟会织成一个密密的罗网,将她缠得密不透风,不可脱身。
 
心中惊悸如惊涛骇浪,她脸上却不肯露出分毫气馁之色,只望着皇帝道:“皇上,臣妾没有做过,更不知道其中原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