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全集剧情

如懿传分集剧情 第6集(100全集)

来源:如懿传电视剧  时间:2017-10-16 17:30  浏览:
如懿传分集剧情 第6集(100全集)

宫中的夜如许深长,如懿从未受过这般折辱委屈,原是乏极了。她原本以为靠着软枕就能沉沉睡去,谁知听着窗外风声凄冷,刮得寝殿外两盏暗红的宫灯风车似的转着,仿佛两只睁大的猩红鬼眼,直愣愣地盯着她不放。如懿看着外头的灯火,心里思绪翻腾不定,仿如千丝万缕都缠在了心上,一丝一丝紧紧地勒着。榻下惢心的呼吸声已经沉稳而均匀,显是睡得熟了。如懿油然便生了一星羡慕之情,若都像惢心一样,无知无觉,能安稳睡到天亮,也是一种福气。她侧过身,将脸埋在丝缎的菀花软枕间,极力闭上了眼睛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睡得其实并不沉稳,半梦半醒的恍惚间,窗外穿行枝丫的风声犹如在耳畔,像是谁在低低地哭泣,幽咽了整整一夜。
 
醒来时是在后半夜了,如懿觉得烦渴难耐,便唤了一声“惢心”,惢心立刻从榻下的地铺上起身,问道:“小主是要喝水么?”
 
如懿道了声“是”,惢心披着衣裳起来点上蜡烛,倒了一碗热茶递到她手边,轻声道:“小主慢点喝。”
 
如懿酽酽地喝了一碗,便说还要,惢心搭了把手在她额头一按,惊呼道:“小主额头有点烫,怕是发烧了呢。”
 
如懿觉得身上软软的,半点力气也没有,口中腹中都是焦渴着,只得懒懒道:“喝了那么多姜汤,怕还是着了风寒了。”
 
惢心道:“现下晚了,也不便请太医再过来,明儿先把太医院的方子开上喝一剂。”
 
如懿抚着头道:“还是老法子,煮了浓浓的姜汤来,我再喝一碗发发汗。”
 
惢心想了想道:“那奴婢用小银吊子取了来在寝殿里头熬着,随时想喝就喝着。奴婢醒着点神看着就是了。”
 
两人正说着话,只听得后殿忽然几声惊叫,如懿怔了怔,便问:“什么声音?”
 
惢心竖着耳朵听着:“怕是风声吧?”
 
那尖叫声连绵几声,夹杂在风里也显得格外清晰。如懿心头一沉,忙披了大氅起身道:“不对!是海兰!”
 
夜里惶急起身,如懿只趿了双软底鞋便匆匆赶出来。海兰缩在寝殿的桃花心木滴水大床上,那床原是极阔朗的,越发显得海兰蜷在被子里,缩成了小小一团……”【雅文言情小说网】叶心早吓得跪在了床边,和伺候海兰的一个小太监一起苦苦哀求着,海兰却似什么也听不见一般,只是捂在被子里捂住耳朵发出尖锐而战栗的尖叫。
 
如懿忙挥了挥手,示意众人噤声,才在床沿上坐下,轻声哄着道:“海兰,是我,是我来了。”
 
海兰睁大了惶恐的双眼,像是一只刚刚逃脱了死亡与袭击的小小的幼兽,无助地裹着被子,想要把自己缩进看不见的角落里。床上的湖水色秋罗帐子随着她剧烈的颤抖像是被厉风刮过的湖面,无声地漾起起伏不定的波縠。她喃喃地低诉着,带着深受刺激后的低沉与惊悚:“他们打我的脚,他们,他们要搜我身上!姐姐!我受不了,我再也受不了了!”
 
情绪激烈地波动间,海兰的双足从被子底下露了出来,厚厚地缠着一层层白纱,隐约还有暗红的血点子干涸了凝在上头。如懿轻轻地抚了抚她足上的白纱,挪到床里,隔着被子揽住她,柔声道:“别怕,别怕,这儿是延禧宫了,你就在我身边住着。什么都不用怕,再没人冤枉你了。”
 
海兰伏在她怀里,呜呜咽咽地抽泣着。那声音低低的,惶惑的,又那样无助,含了无穷无尽的委屈和畏惧,一点一点地往外倾吐着。如懿抱着她,她的眼泪是滚烫的,身体也是滚烫的,可是这滚烫底下,她的心却是和外头冻实了的冰坨子一样,寒到了极点。如懿由着她哭,仿佛海兰的眼泪也是替自己流着,热热地洇在皮肤上,慢慢渗进肌理里去,那样灼热的,好像灼伤了肌肤,就能连带着心里也暖和点似的。
 
也不知过了多久,海兰才慢慢平伏下来。如懿伸手搭了搭她的额头,柔声道:“额头比我还烫,今儿是冻着了吧?没事儿,太医院的药好得很,喝下去就好了。”她轻轻地拍着海兰的肩膀,像哄着婴儿似的,“药是治病的,别管是你身上的风寒还是脚上的伤,都会好起来。要是心里还害怕,你就想着,这儿是延禧宫,离她的咸福宫远远的。有什么事儿,你说一声我在前殿就听见了。”
 
海兰呜咽着埋首在她怀里:“姐姐,还好你在。”
 
如懿替她绾一绾松散的鬓发,语气温沉沉的:“我在这儿呢。”
 
海兰紧紧地攥着如懿的手腕:“姐姐,我没想到你会来,如果你不来,我一定被她们……”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了。
 
如懿取下绢子替她擦着额角沁出的汗:“今儿晚上,我本不想来,别说你,我也忌惮她。可是我不能不来,心在嗓子眼儿里跳着,催着我来。从潜邸到如今,多少年来,我也只和你还有纯嫔说得上话。我要不来,或许从此就不知道你在哪儿了。还好,还好事情都过去了。”她看着叶心,“太医开的药还在吗?端来给你们小主喝下去发发汗,再喝一剂安神汤。”
 
海兰死死攥着如懿的手不肯放,哀哀道:“姐姐,你别走。”
 
如懿忍着手腕上的疼痛,微笑道:“我不走,我看你睡下了再走,好么?”她接过叶心递来的药,“喝下去,喝下去病就好了。”
 
海兰顺服地一口一口咽了下去,如懿替她抹了抹嘴角,扶她躺下,替她掖好了被角。海兰安静地蜷缩着,闭上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