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全集剧情

如懿传分集剧情 第4集(100全集)

来源:如懿传电视剧  时间:2017-10-16 17:28  浏览:
如懿传分集剧情 第4集(100全集)

如懿欠身恭谨道:“回禀皇上皇后,臣妾怎敢肆意喧哗,只是看海常在在所谓的‘人赃并获’之下,受了足杖,还要被搜身,臣妾实在不能不替海常在分辩几句。而且臣妾若真喧哗,怎会被人泼了一身冰水也不吭声呢?”
 
皇帝眼角的余光落在她俩身上,漫不经心道:“喝了姜汤才来回话的吧?别带了寒气进来。”
 
如懿见海兰只是一味缩在自己身后,连头也不敢抬,越发生了怜惜爱护之意,回道:“是。都喝了的,不敢让贵妃娘娘沾了寒气。只是皇上……”她仰起头注视着皇帝冷峻的面庞,“皇上,虽然贵妃在海常在用过的炭灰里找到了红箩炭的灰,也有香云作证,可是……”
 
皇帝的口气淡淡的,像是说着一件极不要紧的事:“什么可是?朕记得上回天刚冷的时候嘱咐过你一句,说宫里就海常在和婉答应用不上红箩炭,怕黑炭熏着了她们。婉答应位分实在低也罢了,海常在那里要你从自己宫里拨出些给她。朕记得那日也嘱咐了你,这件事不宜声张,免得生是非。你也太老实了,贵妃都气成这样了,你也不肯告诉她一声。”
 
如懿立刻明白过来皇帝的维护之意,满脸自责道:“都是臣妾的不是,一心想着皇上嘱咐过不许说,所以也特意叮嘱了海兰妹妹。她原是跟臣妾一个心思,不敢说出来惹来是非,没想到还是惹了是非。”
 
皇帝的眼睛只看着一脸震惊的贵妃,心疼不已:“原是娴妃她们太痴了,不懂转圜。(氵昆 氵昆 小 说 网 w w w 点h u n hun点n e t)贵妃本就身子弱,哪里禁得起这样气?”他转头吩咐,“王钦,记得嘱咐内务府,以后咸福宫缺什么少什么,一律不用告诉内务府这样麻烦,立刻从养心殿拨了给贵妃用。”
 
慧贵妃的脸色本是青红交加地难看,听到这一句才缓过来,盈盈道:“多谢皇上关爱。”
 
皇帝的口吻轻柔如四月风:“好了。既发了寒证,怎么不好好将养着,还要这样折腾?岂不知自己的身体最要紧么?”
 
慧贵妃犹自有些不服:“虽然皇上吩咐娴妃暗中照顾海常在,可是香云也明明看见海常在偷盗了。海常在她……”
 
皇帝的语气淡得不着痕迹,口吻却极温和:“这件事说白了也是小事,能有贵妃你的身子要紧么?至于海兰,她既惹你生气,朕便不许她在咸福宫住就是了。”
 
如懿闻言一喜,赶紧看一眼身后的海兰,她一直苍白的面色上微微浮了一丝绯红,只是紧紧攥着如懿的衣袖,像抓着救命稻草一般。
 
慧贵妃急道:“偷窃也算了,但犯上都是宫中大罪,皇上就这样轻易饶过了么?还有娴妃,这样莽撞无礼……”
 
皇帝笑道:“打也打了,罚也罚了。娴妃和海常在一身的冰水也算是责罚过了。今日的事,朕是要赏罚分明,才能解了你的气,平息这件事。”他转头问道,“今儿的事,人证是谁?”
 
香云怯怯地膝行上前,含了半分笑意道:“是奴婢。”
 
皇帝眼皮也不抬一下,王钦便道:“是伺候海常在的宫女,叫香云的。”
 
皇帝这才瞟了她一眼:“模样挺周正的,舌头也灵活。能招出今晚的事,这舌头活灵活现的。”
 
香云喜道:“多谢皇上夸奖。”
 
皇帝低下头,把玩着腰间一块镂刻海东青玉佩,漫不经心道:“王钦,带她下去,乱棍打死。”
 
王钦吓得一抖,赶紧答应了:“是。”他一扬脸,几个小太监会意,立刻拖了香云下去。香云吓得求饶都不会了,像个破布袋似的被人拖了出去。
 
只听得外面连着数十声惨叫,渐渐微弱了下去,有侍卫进来禀报道:“皇上,香云已经打死了。”
 
海兰打了个寒噤,如懿只是含了一缕快意的笑意,很快又让它泯在了唇角。
 
皇帝微微颔首,浑不在意:“拔了舌头悬在宫门上,让满宫里所有的宫人都看看,挑拨是非,谋害主上,是什么下场!”
 
如懿陡地一凛,目光撞上皇帝深渊静水似的眼波,心头舒然一暖,像是在雪野里迷了路的人远远望见灯火人家,便有了着落。皇帝的目光旋即移开,仿佛对她只是那样的不上心而已。
 
慧贵妃又惊又怕,浑身止不住地打起冷战,皇帝怜爱地替她紧了紧大氅,柔声道:“别怕!都是下人们的不是,你安心养好身子暖着才要紧。”
 
慧贵妃在皇帝的安抚下微微放松,咬了咬牙强笑道:“是。这样嚼舌的奴才是留不得的,皇上不发落,臣妾也要杀了她以儆效尤呢。只是拔了舌头血淋淋的,她既然跟这些红箩炭扯上了是非,就拿些热炭填到她嘴里去,好歹留个囫囵的全尸给她。”
 
皇帝眉目间带着疏懒的笑意,抚了抚她的手:“也好。既然你替她求情,就留个全尸给她。”他目光一沉,环视众人,已是不容置疑的口吻,“贵妃今日做下的典范,后宫里都要谨记,任何一个奴才,都不许挑拨是非,惹起风波。否则不是主子的错,朕只问你们这些舌头和嘴,经不经得起拔舌烫嘴之苦!”
 
满宫的宫人们吓得魂飞天外,立刻跪下道:“是香云自己生是非,奴才们都不敢的。”
 
皇帝生了几分倦怠,打了个呵欠道:“好了。夜也深了,你早点歇着。朕和皇后也要回养心殿去了。”
 
众人忙起身:“恭送皇上,恭送皇后娘娘。”
 
皇帝携了皇后的手一同出去,在经过如懿与海兰时稍稍驻步,他的目光滑过海兰不带任何温度与情感,仿佛只是看着一粒小小的尘芥,根本不值一顾:“你再住在咸福宫也只是让贵妃生气,换个地方住吧。”
 
如懿忙道:“皇上,延禧宫还空着……”
 
皇帝有些不耐烦:“那你好好调教海常在,别再生出这么多事来。”
 
如懿答应一声,心口松畅,拉了海兰一同跟着出去了